全国  
A   安徽
合肥 亳州 宿州 蚌埠 阜阳 滁州 芜湖 铜陵 黄山 安庆 宣城 六安 淮南 马鞍山 巢湖 池州
B   北京
北京
C   重庆
重庆
F   福建
厦门 泉州 漳州 三明 宁德 龙岩 福州 莆田 南平
G   贵州
安顺 铜仁 遵义 毕节 贵阳 六盘水 黔西南 黔东南 黔南
    广西
桂林 北海 防城港 钦州 贵港 贺州 柳州 崇左 兴安 南宁 梧州 玉林 百色 河池 来宾
    甘肃
陇南 天水 平凉 庆阳 定西 兰州 武威 金昌 张掖 酒泉 嘉峪关 白银 临夏 甘南
    广东
梅州 肇庆 阳江 茂名 湛江 揭阳 广州 韶关 深圳 珠海 汕头 佛山 江门 惠州 汕尾 河源 清远 东莞 中山 潮州 云浮
H   河北
石家庄 唐山 秦皇岛 邯郸 邢台 保定 张家口 承德 衡水 宜昌 沧州 廊坊
    湖南
长沙 常德 娄底 怀化 株洲 湘潭 衡阳 邵阳 岳阳 张家界 益阳 郴州 湘西
    河南
永州 郑州 开封 洛阳 安阳 新乡 焦作 许昌 漯河 商丘 周口 驻马店 南阳 淮北 平顶山 鹤壁 濮阳 三门峡 信阳
    湖北
武汉 孝感 荆门 襄阳 十堰 黄石 随州 荆州 咸宁 鄂州 黄冈 恩施 仙桃 潜江 天门 神农架
    黑龙江
哈尔滨 大庆 齐齐哈尔 鸡西 鹤岗 双鸭山 伊春 佳木斯 七台河 牡丹江 黑河 绥化 大兴安岭
    海南
海口 三亚 五指山 琼海 儋州 文昌 万宁 东方 定安 屯昌 澄迈 临高 白沙 昌江 乐东 陵水 保亭 琼中
J   江苏
南京 徐州 连云港 宿迁 淮安 扬州 盐城 南通 常州 无锡 镇江 苏州
    吉林
长春 白城 吉林 四平 辽源 通化 白山 松原 延边
    江西
鹰潭 景德镇 九江 南昌 萍乡 新余 赣州 吉安 宜春 抚州 上饶
L   辽宁
大连 锦州 朝阳 抚顺 丹东 沈阳 鞍山 本溪 营口 阜新 辽阳 盘锦 铁岭 葫芦岛
N   内蒙古
呼和浩特 赤峰 鄂尔多斯 锡林郭勒 包头 乌海 通辽 呼伦贝尔 巴彦淖尔 乌兰察布
    宁夏
固原 中卫 吴忠 银川 石嘴山
Q   青海
西宁 海东 海北藏族 黄南 海南藏族 果洛 玉树 海西蒙古族藏族
S   四川
成都 遂宁 眉山 南充 内江 广元 德阳 绵阳 宜宾 乐山 雅安 自贡 攀枝花 达州 巴中 泸州 广安 资阳 阿坝州 甘孜 凉山
    山东
济南 青岛 淄博 枣庄 东营 烟台 潍坊 济宁 泰安 威海 日照 滨州 德州 聊城 临沂 菏泽 莱芜 泰州
    上海
上海
    陕西
西安 渭南 商洛 安康 汉中 宝鸡 延安 榆林 铜川 咸阳
    山西
太原 临汾 大同 忻州 吕梁 阳泉 朔州 运城 长治 晋城 晋中
T   天津
天津
X   新疆
哈密 吐鲁番 乌鲁木齐 克拉玛依 昌吉 博尔塔拉 巴音郭楞 阿克苏 克州 喀什 和田 伊犁哈萨克 塔城 阿勒泰 石河子 阿拉尔 图木舒克 五家渠
    西藏
拉萨 昌都 山南 日喀则 那曲 林芝地区 阿里
Y   云南
昆明 玉溪 曲靖 昭通 丽江 保山 临沧 普洱 楚雄 红河 文山 西双版纳 大理 德宏 怒江 迪庆
Z   浙江
杭州 台州 宁波 金华 衢州 丽水 温州 嘉兴 湖州 绍兴 舟山
135-6897-3662

塑托邦托盘租赁

全部

行业新闻

跨界新闻

托盘百科

政策法规

焦点

“互联网+第四方物流”末端物流的“毛细血管”

作者:塑托邦 2021-08-24   阅读:667

“要把农产品变成农商品,电商销售很重要,其中城乡配送物流又是关键。”在江西省萍乡市上栗县供销社南部惠农服务中心负责人夏洪保看来,农村的快递业务发展相对落后,亟需一个适合农村电商发展现状的配送体系。

夏洪保表示,2020年上栗县供销社南部惠农服务中心服务桔柚种植面积16000余亩,通过电商营销平台实现线上销售增收2420万元以上。但依然面对城乡配送“最后一公里”以及冷链配送的难题。

在江西省如火如荼开展的“互联网+第四方物流”体系建设将很有效解决夏洪保目前的困境。从2017年1月开始,江西省供销联社开始陆续在寻乌、广昌等十多个县域试点推进“互联网+第四方物流”模式,利用互联网云计算和大数据技术,为快递、快消品、农产品、农资企业提供“统一仓储、统一分拣、统一配送”服务。

那么“第四方物流”中的“第四方”是哪一方?又将为城乡末端物流配送起到什么样的作用?

据江西省供销集团副总经理金恩焘介绍,“互联网+第四方物流”模式是建立买方(第一方物流)、卖方(第二方物流)、配送企业(第三方物流)以外的共享人、仓、车集配物流体系(即第四方物流),可以解决农产品上行“最先一公里”和农民生活、生产资料下行“最后一公里”问题,发挥城乡末端物流的“毛细血管”作用。

“如果每家快递公司都在小范围内设置网点,他们配送的路程是高度重合的。”金恩焘直言,江西省现代农村物流业发展尚处在起步阶段,缺乏物流资源集聚基地,难以整合资源。

“所有主流快递公司的快件都将集中在这里分配到各居民手上,节省了人力物力。”在江西省萍乡市芦溪县供销集配第四方物流分拣中心内,一名工作人员正在分拣各快递公司的快件。

走进分拣中心,便可看见一架可识别国内主流快递公司快件的机器置于大门口,所有快件经过机器“滴”一声扫码后,便可完成识别。一件件快递以街道为单位分门别类放好,再由分拣中心的配送员集中配送。

“我们建立了社区团购B2C和生鲜电商B2B体系,全县生鲜配送均可在半小时内到达。”据芦溪县供销集配第四方物流分拣中心相关负责人介绍,芦溪县70个行政村建立了村级电商物流配送点,各网点导入商品自提、快递取货,农产品代收代购,水电费缴纳,普惠金融等综合服务功能,打通城乡配送“最后一公里”。

“互联网+第四方物流”模式也颇有成效。据介绍,该模式较好地解决了农村流通主体多而散、县乡村流通服务半径短、农产品产销衔接不畅、农村食品流通安全隐患等问题,使得县乡村配送效率提升70%,成本降低20%,网点库存滞销率降低15%左右、减少过期产品流出率3%左右。

面对夏洪保的难题,萍乡市上栗县供销社有关负责人表示,今年将在做实做优惠农服务的基础上,加快发展农产品电商服务,通过“电子商务+物流”新模式,实现“惠农下乡”和“产品上行”,努力解决农民“买难”和“卖难”问题。

“2021年底可以完成全省‘互联网+第四方物流’供销集配体系建设全覆盖。”据江西省供销社党组成员、副主任卢忠介绍,目前,江西省已有52个县启动供销集配中心建设工作,供销集配中心总面积约41.7万平方米,搭建集配网点5160个,实现上下行物流配送2亿件/年,600多万农户享受供销集配快捷服务。

上一篇:为什么互联网企业都有一颗物流痴心?

下一篇:区块链+物联网:实现万物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