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  
A   安徽
合肥 芜湖 蚌埠 淮南 马鞍山 铜陵 安庆 黄山 滁州 阜阳 宿州 巢湖 六安 亳州 池州 宣城
B   北京
北京
C   重庆
重庆
F   福建
福州 厦门 莆田 三明 泉州 漳州 南平 龙岩 宁德
G   甘肃
嘉峪关 兰州 金昌 白银 天水 武威 张掖 平凉 酒泉 庆阳 定西 陇南 临夏 甘南
    广西
兴安 南宁 柳州 桂林 梧州 北海 防城港 钦州 贵港 玉林 百色 贺州 河池 来宾 崇左
    广东
广州 韶关 深圳 珠海 汕头 佛山 江门 湛江 茂名 肇庆 惠州 梅州 汕尾 河源 阳江 清远 东莞 中山 潮州 揭阳 云浮
    贵州
贵阳 六盘水 遵义 安顺 铜仁 黔西南 毕节 黔东南 黔南
H   河北
石家庄 唐山 秦皇岛 邯郸 邢台 保定 张家口 承德 沧州 廊坊 衡水 宜昌
    黑龙江
哈尔滨 齐齐哈尔 鸡西 鹤岗 双鸭山 大庆 伊春 佳木斯 七台河 牡丹江 黑河 绥化 大兴安岭
    河南
淮北 郑州 开封 洛阳 平顶山 安阳 鹤壁 新乡 焦作 濮阳 许昌 漯河 三门峡 南阳 商丘 信阳 周口 驻马店 永州
    湖北
武汉 黄石 十堰 襄阳 鄂州 荆门 孝感 荆州 黄冈 咸宁 随州 恩施 仙桃 潜江 天门 神农架
    湖南
长沙 株洲 湘潭 衡阳 邵阳 岳阳 常德 张家界 益阳 郴州 怀化 娄底 湘西
    海南
海口 三亚 五指山 琼海 儋州 文昌 万宁 东方 定安 屯昌 澄迈 临高 白沙 昌江 乐东 陵水 保亭 琼中
J   吉林
长春 吉林 四平 辽源 通化 白山 松原 白城 延边
    江苏
南京 无锡 徐州 常州 苏州 南通 连云港 淮安 盐城 扬州 镇江 宿迁
    江西
南昌 景德镇 萍乡 九江 新余 鹰潭 赣州 吉安 宜春 抚州 上饶
L   辽宁
沈阳 大连 鞍山 抚顺 本溪 丹东 锦州 营口 阜新 辽阳 盘锦 铁岭 朝阳 葫芦岛
N   内蒙古
呼和浩特 包头 乌海 赤峰 通辽 鄂尔多斯 呼伦贝尔 巴彦淖尔 乌兰察布 锡林郭勒
    宁夏
银川 石嘴山 吴忠 固原 中卫
Q   青海
西宁 海东 海北藏族 黄南 海南藏族 果洛 玉树 海西蒙古族藏族
S   上海
上海
    山西
太原 大同 阳泉 长治 晋城 朔州 晋中 运城 忻州 临汾 吕梁
    山东
泰州 济南 青岛 淄博 枣庄 东营 烟台 潍坊 济宁 泰安 威海 日照 莱芜 临沂 德州 聊城 滨州 菏泽
    四川
成都 自贡 攀枝花 泸州 德阳 绵阳 广元 遂宁 内江 乐山 南充 眉山 宜宾 广安 达州 雅安 巴中 资阳 阿坝州 甘孜 凉山
    陕西
西安 铜川 宝鸡 咸阳 渭南 延安 汉中 榆林 安康 商洛
T   天津
天津
X   西藏
拉萨 昌都 山南 日喀则 那曲 阿里 林芝地区
    新疆
乌鲁木齐 克拉玛依 吐鲁番 哈密 昌吉 博尔塔拉 巴音郭楞 阿克苏 克州 喀什 和田 伊犁哈萨克 塔城 阿勒泰 石河子 阿拉尔 图木舒克 五家渠
Y   云南
昆明 曲靖 玉溪 保山 昭通 丽江 普洱 临沧 楚雄 红河 文山 西双版纳 大理 德宏 怒江 迪庆
Z   浙江
杭州 宁波 温州 嘉兴 湖州 绍兴 金华 衢州 舟山 台州 丽水
135-6897-3662

塑托邦托盘租赁

全部

行业新闻

跨界新闻

托盘百科

政策法规

焦点

跨境物流企业重金押注海外

作者:塑托邦 2024-07-10   阅读:3502

半托管模式下,越来越多的跨境电商物流企业加速出海,在海外进行重资产的投入。但这里面却存在着一个悖论。


01

海外重资产投入背后的悖论

航空运力的天花板倒逼电商平台推出半托管的模式来继续扩大生意的份额,越来越多的商家开始采用通过海运的方式将货物运输到海外仓的备货模式;同时,半托管的产品与全托管的产品不同,在航空运力力供给有限的情况下,未来能适合走空运的产品将会变得越来越少,低客单价的日常消耗品会大量涌向海运。

不同的商业模式所对应的用户群体和成本结构不同,物流随着商流的变化而变化。目前,半托管模式对海运和海外仓产业链起到了一个非常大的助推作用,很多企业都开始在海运干线端以及海外仓领域进行布局和投入。可以说,半托管模式的热潮使得越来越多的中国跨境电商物流企业加速出海,在海外进行重资产的投入,进行基础物流设施的建设布局等。

但这里面也会有一个悖论。因为跨境物流企业的布局动作是相对比较“迟缓”的,在海外的环节进行重资产投入需要一定的资金成本和时间成本;但电商平台却是相对比较“灵活”的,在跨境电商行业生态链中,链主企业拥有流量,对所有供应商、服务商和卖家等都拥有非常强势的话语权,是整个行业游戏规则的制定者,但电商平台的规则其实是一直在变的,再加上海外的税务政策一直在变化,跨境物流行业就面临了更多的不可控因素,从而使得物流服务商面临很多的困惑。

例如,有一些企业在清关口岸、清关行、保税仓等进行了固定资产的投入布局,如果未来清关政策或者平台政策发生一些变化,导致货物没法到企业投资的口岸、仓库进行清关、履约等操作,那么就很有可能会导致企业现有的固定资产投入和基础设施建设形成资源浪费。

所以,跨境电商物流企业在进行海外重资产布局时,一定要考虑清楚这一点,避免由于平台流量规则以及需求的变化,从而导致企业固定资产投入或者资源设施的错配。


02

海外重资产投入需考虑哪些因素?

目前,很多跨境电商物流企业的最大客户正在变成电商平台,这使得跨境物流企业很难去进行长期的战略规划。由于电商平台会经常推出一些新模式、新政策,跨境物流企业想要因此去制定5年规划、10年规划,基本上是很难的。在平台的规则下,跨境物流企业更多扮演的是配合的角色,去进行辅助、配套等,能做的只有短期的战略规划和执行。

在外部环境多变、客户需求多变的情况下,什么类型的企业能够具备发展优势?

首先,执行力强大的跨境物流企业将会具备非常大的优势。未来,物流服务商所面临的服务能力考验,将是能够快速根据电商平台的需求,去进行组织的迭代更新、核心能力和技能的跃迁、业务产品的更新和迭代等。对于平台的需求,能够做到快速反应且执行到位,这类企业将会具有非常大的发展潜力和空间。

其次,在跨境物流干线、清关、仓储、配送环节有进行基础设施投入的企业也会获得不错的发展。但在基础设施资源投入时,物流企业需要考虑到背后的风险以及投入是否成正比。而在跨境物流行业,有几类基础设施资源是永远不会过时的,包括:

第一,集装箱船、飞机、卡车等可调度的固定资产。这些固定资产可以位移,拥有灵活性,能够快速适应平台的变化,例如,平台今天要求飞中国香港-洛杉矶航线,明天要求飞上海浦东-纽约航线,企业有自己的飞机就可以灵活应对。所以,干线上的固定资产是一个非常优质的资产。

另外,在转运环节拥有卡车资源,这也属于可移动的固定资产。企业可以根据客户需求的变化来调动服务的设施。可频繁位移、轻松调度的资产投入也是一个比较好的方向。

第二,在某些口岸上的关务设施、监管仓设施等资源。在这里需要根据口岸的位置进行区分,如果是布局在海外国家的中心城市,或者是一些核心节点城市,那么问题不大,无论什么平台,未来都会希望优先在口岸取得注入;但如果是一些比较偏僻的口岸,那么就需要慎重考虑了。同样的,仓库选址也非常重要。如果一开始仓库选址便错了,那么基本上后面所有的动作都是错的。

因此,在跨境电商物流干线、清关、仓储、配送等环节去进行重资产投入时,一定要考虑清楚,什么样的基础设施资源能够抵御未来不确定性的发生,什么样的资产投入之后能够获得长期的可持续的回报。这些都值得很多企业去进行深度思考。

上一篇:胖东来走出许昌,从爆改永辉开始?

下一篇:谁“杀死”了女装电商?